www.7749.com 春秋三国 《红楼梦》里尤氏真的是个无能之辈吗?

《红楼梦》里尤氏真的是个无能之辈吗?



尤氏和邢夫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:

图片 1

二 娘家没有任何背景,在贾府的处境是孤军奋战

不是无能者,比较一下邢夫人和尤氏就知道他并非绝对无能。

图片 2

尤氏完全清楚这一点:“不行,凤丫头可不是好惹的”,可惜,她拗不过贾珍、贾蓉和贾琏。终究还是这么办了。果然,凤姐发现以后,立马兴师问罪,贾珍吓得溜走,尤氏和贾蓉倒是采取了正确的对策——装孙子。没办法,现在只能如此了。不管怎么说,终归还是过关了。只可惜尤二姐,她并不尤氏的亲妹妹,只是尤氏的后妈带着改嫁过来的,说不上有什么姐妹之情,在这种情况下,只能被牺牲了。

一 都是填房,并没有自己亲生的儿女

尤氏最狼狈的一次,是凤姐大闹宁国府,真是“作贱得够了”。但这也怪不得尤氏,都是贾珍、贾琏、贾蓉三人闯的祸。这三个人色令智昏,各打各的小算盘,要把尤二姐背着凤姐嫁给贾琏。然而这事从尤氏的角度来看,这相当于是以主动进攻的姿态,向凤姐正式宣战。这不亚于是要把一个钉子直接钉在凤姐的眼皮底下。其实假如这时凤姐已经失势的话,这倒真是一招好棋。

在古代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有没有生育子女,对女人的地位至关重要,尤氏没能生育,但是她有办法,就是搞好和贾蓉的关系,尤氏可以称得上是一个“模范后妈”,和贾蓉的关系处的十分融洽,以致于不太细心的读者都以为贾蓉是尤氏所生,其实并非如此,至少从两处可以看出来,一是凤姐大闹宁国府时骂贾蓉:“你死了娘阴灵也不能容你”;二是赏中秋时尤氏对贾母说:“我们已是十来年的夫妻”,也就是她和贾珍结婚只有十年左右,而贾蓉已经十七八岁了,显然不是尤氏生的。

如果说尤氏相当于冷战时期的苏联,凤姐相当于美国,那尤二姐就是起古巴的作用。尤二姐虽然没什么本事,但有三大优势:第一,长得漂亮,贾母看了都说:“我看比你还俊呢”;第二,贤惠、得人心,下人们都说好;第三,最重要的,能生孩子。在古代,妾的地位远不及妻,但是假如妾有子而妻无子的话,情况就大不一样了,母以子贵,随着孩子长大,形势会逐渐发生逆转。为什么赵姨娘敢于抗争,而周姨娘只能默默无闻?就是因为赵姨娘有儿子,幸好作为正室的王夫人有儿子还有孙子,而且质量远胜赵姨娘的。
假如尤二姐嫁了贾琏,又能生个儿子,再过几年,贾母一过世,王夫人年纪老了,凤姐没了靠山,说不定还把三姐再嫁了宝玉,宁荣两府内务将很大程度上操纵在“尤氏集团”手中。而凤姐,将越来越灰溜溜的,向周姨娘的处境靠近。

三 她们的丈夫都属于荒淫无耻之徒

然而这些都是不可能实现的,因为这时候凤姐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,她是绝不会让这些事成为现实的,她必然要作殊死的抵抗和报复。而她反击的手段是何其现成,“国孝一重罪”——连唱戏这样的娱乐都禁止了,你竟敢娶媳妇?“家孝一重罪”——贾敬刚死了没多久,还记得鸳鸯的话“没个娘死了他先纳小老婆的”,这样的事连贾赦都不能做,你贾琏有几个胆子?“背父母私娶一重罪”——结婚都要有父母之命,私自娶是不可以的。“停妻再娶一重罪”——纳妾是可以的,再娶一妻是不可以的,相当于现在的重婚罪。

对于第三个不利因素,尤氏的做法就是一个字,“忍”,贾珍吃喝嫖赌,尤氏看得明明白白,但是都不干涉,这就是有多大本钱,做多大买卖。尤氏知道自己对这些事无能为力,也就不强行干涉。

对于第二个不利因素,尤氏的对策是没有背景,就自己创造背景。尤氏非常重视拉垄人心,她的工作重点是荣国府的上下人等。而且,尤氏还不分贵贱,只要是个人,能笼络一个就笼络一个。凤姐过生日的时候,贾母交给尤氏来办理,由此可见,首先老太太对尤氏就早已十分信任,尤氏也充份利用了这次机会,她退还了平儿、赵姨娘、周姨娘的份子,这三个人自然对她十分感激。

图片 3

凤姐通常让人觉得很有本事,而尤氏似乎不显山不露水。这只是表面现象,实际上,两个人各有所长。凤姐掌握荣府的管家事务,宁府的内务则完全由尤氏说了算;尤氏病了,凤姐协理宁国府,凤姐病了,尤氏同样协理荣国府;凤姐擅长运动战,随机应变,左右逢源,尤氏擅长阵地战,步步为营,稳扎稳打。
尤氏和凤姐的关系,是“合作为主,斗争为辅”,二人在各管一府事务的同时,互相帮忙,互相照应。同时,在口头上不住地争来斗去,书上第一次提到尤氏时就交待:“那尤氏见了凤姐,必先嘲笑一番”,可见二人斗嘴是家常便饭,可见以凤姐的灵牙利齿,尤氏却也能应付自如。

就这样,尤氏在处理好宁府事务的同时,赢得荣府自贾母上下的一致好评,从而提高了自己的身价。

凤姐生病,王夫人开始是让李纨管家,“凡有大事,自己主张,小事交于李纨办理”,可是李纨还真是尚德不尚才,连小事也管不好,又派了探春、宝钗两个人协助,才算应付上去。又过了些日子,一个老太妃死了,家里的重要人物都要去吊丧,真是麻烦,用赵姨娘的话说就是“撞尸的撞尸去了,挺床的便挺床”。显然,这样一来,李探钗三驾马车也管不了用了。这一次采取的办法就是“报了尤氏产育,把他腾出来,协理两府事宜”,看到了吧,三驾马车虽强,也只能管些小事,而尤氏是可以顶替王夫人管大事的。

按这三点来看,这两个人的处境都不怎么样。但是,二人的地位却有很大不同,邢夫人对贾赦惟命是从,不敢说半个不字。贾赦要讨小老婆,邢夫人不但不敢反对,还要忙前忙后的替他去张罗。而尤氏几可与贾珍分庭抗礼,贾珍对尤氏不敢有什么慢待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很简单,尤氏的才干远胜邢夫人。她凭自己的才干克服了这些不利因素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尤氏因悄骂凤姐道:”我把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!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,你还不足,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?
“从这句话看,虽然贾母向着凤姐,但凤姐这种做法是很不得人心的。
尤氏既然管了这事,毕定是要花钱的,不可能把所有的钱都退给大伙。她想通过退钱笼络人心,退谁不退谁就成了最重要的问题。如果退贾母王夫人是万万不行的,一则她们不在乎这钱,二则还要怪她不按规矩办事。退其他的人,会引起诸如“为什么退他而不退我”之类的抱怨。惟有退这三个人,听到的人也会觉得尤氏人好,扶弱济贫。除了赢得当事人的感激外,别人也不会有意见。

为什么要退这三人的,而不退别人的呢?这也是有道理的,贾母问平儿:“你难道不替你主子作生日,也入到这里头?”平儿说:“我那个私自另外有了,这是官中的,也该入一份。”从这个对话可以看出来:主子过生日,奴才是应该自己出钱给过的,平儿在这里出一份钱,回去还需要再花钱替凤姐过一次生日,显然太委曲了。那赵、周二姨娘又是什么道理呢?因为姨娘的地位是很低的,月钱只比丫环多一倍,而负担却重得多。凤姐过生日凑份子,本来没人想到要让赵、周二姨娘出钱,开会压根就没叫她们,是凤姐自己说:“还有二位姨奶奶,他出不出,也问一声儿.尽到他们是理,不然,他们只当小看了他们了”,这实际上就是强要钱,还说得很好听,贾母便派丫头去问,既然贾母问了,那还能不出?只好每人也出2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